快速赛车

您當前的位置: 首頁  »  作家書畫

梅國云:筆外意象

來源: 作者:梅國云 更新時間:2015/11/26 0:00:00 瀏覽:26102 評論:1  [更多...]



筆外意象筆內情

       ——梅國云的筆墨情懷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 林 森


梅國云是真性情的人,也是隨緣的人。若不是真性情,他不會在從部隊轉業之時,放棄了許多待遇優厚的去處,選擇了更能安撫內心,與文字、思想靠得更近的清水衙門作家協會;若不是隨緣,他也不會在多年之后,因為一次偶然,重新握起毛筆,揮灑心中的無邊想象。很多人熟知梅國云,大多來自他那些飽含深情的長篇小說,無論是父愛奔涌的《若水》還是慷慨悲憤的《第39天》,他都用深摯的情感表達著豐厚的內心世界。而后來他迅速吸引數十萬粉絲的關注,是因為對“微博”這一新鮮事物的勇敢嘗試——這種對新事物的充分的好奇感,也讓他得以把新奇的思考,融入了被無數網友感慨驚嘆的 “筆外意象”。

梅國云早些年曾練過多年的毛筆字,臨過多位書家,可多年的部隊生涯,更大的使命感與責任心使得他揮毫潑墨的機會少之又少。轉業到海南省作家協會后,他不斷在電腦面前敲打著那些隱藏在心中的故事,長時期的蹲坐,使得他頸椎有了些毛病。為了祛除這些毛病,他重新拿起毛筆,用握筆、揮毫來調解身心。堅持一個月下來,他驚喜地發現,撰寫小說時出現的癥狀竟消失無蹤了。他把“鍛煉身心”的作品一幅幅上傳到微博,引來無數網友的觀望與評述,引來無數超出他本人意想之外的驚喜。梅國云經歷豐富,對各種信息的接受能力又極強,這使得他有了使書法“改頭換面”的雄心。

書法藝術傳承至今,早已發展成有獨特審美的藝術形式。可一旦成為一種帶著條條框框的形式,自然便有無數人試圖去突破。很多書法家更多的是在筆畫結構上下功夫,每有一個小小的變化,已經難能可貴。被網友如潮評議激發起很大熱情的梅國云,卻發現了書法在純粹的線條變化之外,還有著更多的與他人溝通、互動的可能性。梅國云認為,書法藝術從古至今,大師輩出,若只從字體、字形上修煉出個人特色,恐怕已極難拓寬想象,在自媒體把人互相勾連起來的今天,應該把新的形式引入到書法當中,才能激起更多共鳴。他決定做出嘗試,他調動自己所有的信息資源和思想經驗,把多年來對社會現象的觀察思考、對佛學經典的研讀領悟、對世事人心的洞察反省都引入書法,這便使得他的書法,煥發了一種前所未見的別樣光彩。他把這種文字之外的信息注入文字內部的過程稱之為“筆外意象”。

假如我們對他目前發表在微博上的筆外意象系列作品做一個觀察,便可發現,筆外意象的書寫,絕非揮毫即成的短瞬速成,而是經過他對文字本身的漫長思考。中國文字是象形文字,即使是簡化字,也隱隱可見文字所隱藏的“被命名者”的原始形象。梅國云生動的筆墨運用,賦予文字形象的過程,在某種意義上和古人有相通之處,卻又有著完全不同的表達背景。首先,梅國云在給文字注入筆外意象的時候,總是與時事、情緒息息相關,借由筆墨所傳達出來的,是一個作家的憂慮感和悲憫心。其次,文字變成梅國云所滿意的筆外意象,便立即有了一個新的形象,這個形象可以被無限解讀,這種解讀是在“線條之美”之外的,是呈現思想力度的。

比如在“回家”中,他把這兩個字化為了一輛摩托車的形象,不能不讓人想起每年春運時,那千千萬萬數千公里冒雪騎車歸家的農民工,中國式的復雜情感在奔波中淋漓盡致。在“讀書”這幅字中,書所呈現的階梯形象也足以引人遐想,到底是走向世俗成功的階梯還是思想追求的步驟,任君選擇。北京大雨引發水患時,他所書寫的“雨”字,其狀如悲傷哭泣的人臉,那種由天災引起人心變化的傳神演繹,也讓人浮想聯翩。他筆下的“柳”字所呈現的飄如柳絮,讓人神思飛揚。而“望月”這兩個字,“月”高懸半空,底下的“望”則宛如盤坐的人拉著二胡,其聲切切,又如手舉酒杯獨飲,李白“舉杯邀明月,對影成三人”之意境,充溢其間,滿滿都是中國的古典之境。“飛天”所呈現的超脫地球引力的輕盈,其飄然向上的意象,既有著古典的飛天形象,又和當前的航天熱點音聲相和。

梅國云“筆外意象”的書法表達中,“禪意”成了他最著力的一個主題。“般若”的圓滿如太極,禪意畢現。“佛”的糾纏難解和四通八達同在,那種曲徑通幽的美,張力十足。“荷”所呈現的蓮花和人臉,又何嘗不讓人心緒歡喜?“空”所化成的雙手合十坐蓮花臺的形象,更蘊含著對佛禪的深刻領悟。“悟”字里,“心”強大且飄升,和“吾”拉開了距離,心與我的若即若離,可讓人品讀出“悟”字那萬般難以言盡的涵義。

這種種飽含著思想內涵的筆墨,早已超越了一般意義上的書法,這種飽含著無限人文關懷和思想深度的作品,已經深深打上了獨特的印記。這種印記,最貼切的稱呼,便是梅國云所自稱的“筆外意象”。筆外意象,不僅僅是“筆外之意象”,還有著“筆外之意”和“筆外之象”這兩個更為廣闊的表達空間,到底是執著于“象”,還是傾向于“意”,或者說兩者互為表里相輔相成,其中滋味,只有用作品本身來呈現,解讀語言總顯得無力——藝術品和復制品的本質區別,也在此。

每個書法家都希望擁有獨一無二的個性特點,好讓人一眼辨認——在某種意義上,獨特的筆墨才是不會騙人的,筆墨比印章更能說明一幅作品的真偽。梅國云經過“筆外意象”的思考和踐行后,也找到了最適合表現的筆觸,找到了自己的字體,這種字體被網友稱之為“蓮花體”——那是一種帶著對佛心禪意深有領會的稱呼。很多網友在他用蓮花體寫的心經中,看到了祥和、安靜,找到了自我的內心,這也超出了他的意料。他沒想到,意境的創造與傳達,竟會如此真切、真實、真誠。他既有形象化的“筆外意象”,也找到了返璞歸真的“蓮花體”,這兩種讓人羨慕的筆觸,別的書法家只能羨慕卻無法模仿——筆畫可以作假,可思想的深邃、境界的寬闊,卻是誰都無法復制的。對于一個有性情卻又隨緣的書寫者,緣分一到,梅國云隨著緣分所展示出來的獨特筆墨性情,如此地讓人驚奇,他那些奇思妙想到底是怎么來的?從筆外走到筆內,既近在咫尺卻又遙如天涯,有的人永難企及,有的人卻輕易跨越。 


 

梅國云和他的“雙福”

/王卓森(海南)

 

前不久,在梅國云的“筆外意象”瓷磚文化作品展上,我被一幅“雙福”瓷磚藝術品所吸引,一塊方形的瓷磚板上,紅色的底色上,端坐著一尊由兩個漢字“福”演變而成的獨特的“雙福”墨象,厚重古樸,猶若兩間房屋緊挨在一起,中間站著房屋的主人,屋子年年矗立于陽光風雨中永不坍塌倒下,主人安詳守候著歲歲收成的田野,生活寧靜,心靈致遠,福有雙至。初見這幅筆外意象“雙福”,我的雙眼一下子如見歸來的故友,如見千年翰墨和烈火在瓷磚板上深情共舞,這件跨界的筆墨藝術品,只是梅國云系列筆外意象瓷磚作品中的其中一件。

雙福,在中國人的心象中,是無形的,是一種吉祥美好的愿景和心理感受;但同時也是有形的,自古以來,無論迎年過節,還是好事登門,中國人都喜歡在不同的場合寫上一幅“福”字,所謂一張紅紙寫千秋福,就是“福”有形的體現和張揚。然而,這次瓷磚板上,梅國云把兩個福字解構后,再合成一字來運墨,創造出一種令人驚艷的藝術效果,我是第一次遭遇。兩邊分別是“一口田”,中間是“示”,兩口人辛勤耕田種莊稼,虔誠地伺候大地,福氣充盈,福分自降,這樣的筆墨構圖,意表立現,意象悠遠,祥瑞,溫暖,十分符合中國人的精神訴求和心靈呼喚。這幅梅氏的筆外意象大紅“雙福”,帶著幾千年古老的翰墨芳香,滲透在瓷磚的原泥中,在爐火燃燒中涅槃重生,一股悠遠的靈氣和祥瑞的氣象于是凝固、定格。筆墨之巧,瓷磚之實,烈火之潔,意象之濃,心性與藝術的暈化,使原本普普通通的漢字“福”瞬間具有了無盡的神韻和魅力。“福”在許許多多中國人的心底,抵過千金萬銀,勝過浮世虛名,是真真切切、平平安安、喜喜悅悅的寧靜生活和心靈獲得。一幅筆外意象“雙福”,道盡了中國老百姓的心聲,飽含了中國老百姓的善良,所以,雙福里有人們綿綿不絕的努力和厚道。

梅國云是軍旅小說家,他于2011年元月首創的“筆外意向”翰墨藝術體,結合書法和繪畫,闡釋漢字背后形而上的,包括宗教、哲學、文學、社會學等方面的含義。筆外意象作品發表到網上以來,初步統計獲網友閱讀量達1700多萬人次。像一把火,幾年來越燃越旺,這種以線條和墨韻共同營造的跨界藝術,在中國古老漢字的結構和象形上大膽變化和拓展,讓漢字擁有了更豐富的表情、更深的審美內涵,同時注入漢字更多的張力,給觀者吹來一股清新的空氣,引發觀者欲靜未休的無窮想象。

欣聞,梅國云與中國建筑陶瓷博物館簽約,博物館將筆外意象作品和陶瓷藝術結合,推出了獨特的磚和紫砂壺等產品。去年春節將至,中國建筑陶瓷博物館專門推出結合筆外意象作品“回家”制作的文化磚和紫砂壺。據悉,此次限量版“回家”紫砂壺只推出了50把。當下某些書法藝術,在墨守成規中泥古不化,把漢字寫成了僅僅是線條和墨行交織的“熟字”“呆字”,使本就具有高深審美價值和寬闊意象的漢字“枯萎”了。既然明知在書法上超不過王羲之等古書家而徒勞,那么為什么不可以從另一條山道置地漢字的美景和意蘊呢。漢字是象形文字,它的造型本身就有可作為,是可以開一開風氣的。梅國云正是如此一位不愿趟同一條河水的藝術家,他從漢字的結構下筆,以宣紙、陶瓷、瓷磚為載體,讓古老的翰墨展現出只驚鴻一瞥便進入永恒的藝術魅力,讓漢字的形構和表意在墨水行走間獲得了時而迷離時而明晰的化境。他的瓷磚版筆外意象“雙福”作品,就是這樣的筆墨藝術的成功典范。

  

快速赛车 白菜体验金老虎机平台 押庄龙虎包赢技巧 6码10期倍投计划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下载 博彩汇娱乐平台安全吗 在线投注系统 pk10如何学会看走势 双色球胆拖投注计算表 7m足球即时比分二合一 128福彩是真的假的